北京中农益田化工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郭经理:18500071580
邮箱:2830064537@qq.com
产品搜索
新闻详情

浙江省水稻农药使用状况调查与分析

作者:陆剑飞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口增加、粮食需求增加和土地资源减少的矛盾日益突出,导致农业生产对农药化肥的依赖度不断提高。农药作为重要生产资料虽然在保障粮食安全、防控自然与生物灾害和提高劳动效率等方面挥了巨大作用,但农药使用影响着环境安全、生态安全和食品安全,关系到农业农村的可持续发展。调查研究水稻农药使用现状,分析其影响因子,通过调整农业和农药管理政策,引导农民科学合理使用农药,是减少环境污染,保障农产品安全的有效途径。以往研究表明,我国农民农药过度使用问题突出,边际效应为负值,还发现农民素质、生产经营方式和外部环境会影响农民用药行为。水稻是我国主粮,全国种植面积在3000hm2左右,是使用农药最多的农作物之,农民施药具有相对连续性和稳定性。与蔬菜和水果等经济作物相比,水稻农药使用状况缺少较为系统的调查研究和宏观管理的基础数据。本研究对3 年来浙江省农药的使用状况进行调查分析,以期为制定出台促进农药科学使用、减少农药对环境的污染,提高农产品安全水平的相关政策提供实证与参考。

1 调查方法

1.1 调查时间对象

2011—2013 年,浙江省杭州、嘉兴、金华、丽水、台州等地从事水稻生产或病虫害防治的管理者。

1.2 调查方法

采用问卷调查和入户走访相结合的方法进行,对于个别文化程度低的农户,由调查人员记录填写。

1.3 统计分类

对生产者分为农业企业(包括合作社和农场,简称企业)、大户和散户等3类,种植面积0.67 hm2以下的为散户,大于等于0.67hm2的为大户,企业、合作社、农场分类为企业。

2 调查结果

2.1 调查对象概况

浙江省水稻主要包括单季晚稻和连作晚稻。2011—2013年,共调查水稻生产主体292个,其中企业、合作社或农场82 个,其管理的水稻面积在67.47~263.29 hm2;种粮大户114个,其经营水稻面积在19.39~22.67 hm2;散户96个,其平均种植面积0.24~0.26 hm2。见表1


2.2 主要品种和价格

水稻上使用的农药有效成分主要为吡蚜酮、吡虫啉、氯虫苯甲酰胺、阿维菌素、氟苯酰胺、噻嗪酮、毒死蜱、丙溴磷、井冈霉素、苯醚甲环唑、已唑醇、戊唑醇等。浙江省的水稻上使用农药品种相对比较稳定,部分区域品种有一定差别。主要的农药产品有杀虫剂26种,杀菌剂8种,产品名称和价格见表2

2.3 使用次数

从农药使用次数看,2011—2013 年水稻病虫防治平均次数分别为4.875.344.60次,说明水稻病虫害的发生相对比较平稳,年度之间有一定差别。不同生产主体比较,企业主体用药最少,平均为4.40 次;散户为5.65 次,比企业主体增加28.4%;大户平均用药4.77 次,比企业主体增加8.4%;所有调查对象中最多使用12 次,最少使用1 次,不同主体间用药次数相差悬殊,表明病虫防治的用药次数有下降空间。

2.4 使用剂量

从农药使用剂量看,3年平均使用农药为13.78 kg/hm2,用量范围在12.91~15.41 kg/hm2,最多的主体施用36.38 kg/hm2,最少施用0.63 kg/hm2。不同生产主体比较,与使用次数规律一致。企业主体用药量最少,3年平均为11.51 kg/hm2;散户3年平均为16.89 kg/hm2,是企业主体的1.47倍;大户3年平均为12.91kg/hm2,是企业主体1.12倍。3年最高平均为31.63 kg/hm2,是最低用量1.65 kg/hm219.2倍。

2.5 农药成本

农药3年平均使用农药成本为1 120.20/hm2,各年分别是877.651 311.151 307.25/hm2,被调查主体中成本最高的达到3 675.00/hm2,最少的仅为375.00 /hm2,相差近10倍。不同生产主体比较,企业主体用药成本最低,3年平均为1 070.10/hm2;散户为1 193.70 /hm2,是企业主体的1.12倍;大户为1 088.25/hm2与企业主体相当。

3 分析与讨论

3.1 农药使用次数、剂量和成本增加明显

1999—2004年浙江嵊州市晚稻用药为4.15~4.50次,2009 年浙江兰溪市单季晚稻为8.6 次,本研究平均为5.94(加上使用除草剂1 ),从纵向看水稻用药次数上升趋势明显。横向看,浙江省水稻用药次数与安徽的每季5.84次相当,高于湖南的5.5次。从使用量看,1999年嵊州市晚稻用药量3.49 kg/hm22004年为3.40 kg/hm22009年兰溪上升到14.13 kg/hm2,与本研究13.78 kg/hm2基本一致。从成本看,2004年嵊州市为353.55/hm22009年兰溪提高到1 530.00/hm22013年为1 171.95/hm2,农药成本上升明显。横向看,与湖南的1 180.57/hm2相当,高于安徽的每季883.64/hm2。结果表明,浙江省水稻用药次数、用药量和用药成本逐步上升,略高于湖南和安徽等兄弟省份。

3.2 生产经营方式影响施药强度

调查发现,不同的经营方式影响农药的选择和施用强度。从施药次数看,散户施药比企业增加28.4%,比大户增加18.4%;从用药量来看,散户用药量比企业和大户分别增加46.7%30.8%;农药成本上,散户比企业和大户分别增加11.6%9.7%。农业企业、合作社及大户等规模主体用药相对少,分析其原因,一是其所掌握的病虫害防治的专业知识、施药器械的质量水平和购买农药的议价能力都明显优于一般散户,二是由于需要支付施药人工工资,决定了其在边际效率内会尽量减少农药使用次数和用量,以控制其生产成本。散户的用药次数和用药量分别比企业增加28.4%46.7%,但其农药成本仅仅比大户增加11.6%,其原因是一方面是规模主体在购买同样的农药价格更便宜,另外其考虑综合防治成本,更多的选择防效好、持效期长的价格相对较贵的外国公司产品。不同生产主体施药次数、用量和成本的比例关系,从另一方面也解释进口农药产品在浙江市场占有率逐年上升的原因(见表3)

3.3 一般散户的技术和管理能力薄弱

从调查数据看,每季水稻最多用药12次,按水稻生育期150d 计,平均12.5 d施药1次。用药次数、用药数量和农药成本的极大值绝大多数都发生在一般散户中,而极小值发生在一般散户和企业中。专业技术人员指导、病虫害专业知识和传统防治经验是影响一般散户农药的施药的主要原因,然而受政府体制改革影响,一般农户接受相关信息的渠道变窄,乡镇农技服务到位率低,71.4%的农户听经销商推荐购买农药,从而导致过频、过量用药情况的发生。从极小值看,散户用药少的原因主要是水稻种植占家庭总收入的比例很低,施用农药只是例行公事,是疏于管理所致。而规模经营者则是采取相关农业措施,尽量减少病虫害的发生,边际效应内再通过合理的化学防治达到管理目的,所以用药较少。

4 小结

但随着农药等投入品价格上涨,种植水稻经济效益有所下降,农民种粮积极性不高。农作物对农药需求就像人对医药一样不可或缺,但农药还有影响生态环境的负面作用,迫切需要政府加大投入和加强监管。建议加大财政投入,建立农药的基本药物补贴制度,对水稻上使用的农药给予适当补贴,降低生产成本,保障粮食安全。加强对农药经营者的监管,提高经营者的准入门槛,提高行业整体能力,减少其对农民用药的误导,促进科学合理用药,保护生态环境。

水稻生产规模与农药用量在一定范围内呈负相关。城镇化进程的加快,为农业规模经营创造了条件,也给减少农药使用拓展了空间。政府要在规模化经营上下功夫,通过土地流转、成立合作社、专业防治以及提供全程管理模式等手段提高规模程度,减少农药的使用量。

专业技术服务对农药施用强度有显著负相关影响。我国的植保网络网大点稀,设施设备落后,人员素质有待提高,病虫害预测的准确率需要提高,信息传播的时效性、准确性和到位率不高,从业农民的老龄化和兼业化,严重制约了农药的合理使用。因此,政府部门要将病虫害预测预报体系建设、防控信息的传播和农民的专业技术培训作为政府的基础公益工作,以减少农药的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