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中农益田化工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郭经理:18500071580
邮箱:2830064537@qq.com
产品搜索
新闻详情

外企借政府力量推广农药 国内药企因不培训农民遭弃?

本文系2011年南方农村报记者的文章。文中提出的问题目前依然存在,据了解,今年国内农药行业整体不景气,我们是否可借此反思一下,农药行业今后的路应该怎么走?

在国内农药市场,外企的强势存在对国内农药企业始终是抹不去的痛,更是其不可逾越的对手。外企推出的新产品,总能吸引到众多目光成为焦点,外企的产品推广中总能见到政府部门如植保站、农机推广中心的身影。反观国内农药企业,反而成了不受政府待见的养子。对此,国内农药企业颇有微词。但事实果真如此吗?面对外企强势的产品和推广策略,国内农药企业是否可以放下抱怨,学习一下外企的经营之道呢?

3年前,一个名为水稻病虫防治农药减量使用技术示范的项目总结会在广东东莞召开,这是全国农技推广中心在水稻上推广的一项先进农药施药技术。虽然这个在江苏、广东等19个省市得到当地植保部门大力配合的项目带有很强的政府背景,但真正的主角却是一家跨国农药企业——瑞士先正达。

这项被称为比常规用药技术减50%以上用药量,并能使水稻产量比常规用药增产13%-15%”的先进技术,核心是先正达公司的三个农药产品:福戈、爱苗、顶峰。该项目自2008年启动以来,每年在各省区的示范面积超过500万亩,其中福戈在业内享有水稻杀虫剂四大天王之称。

有意思的是,这个故事的另一面,不少国内企业人士对此颇有微词,在他们看来,这是政府在帮企业做产品推广,而这个企业竟然还不是本土企业,我们觉得这是不公平竞争。

官方高调推广进口农药

实际上,先正达的手段并不稀奇。目前活跃在中国市场的世界农药六巨头(先正达、拜耳、巴斯夫、陶氏化学、杜邦、孟山都)都和政府保持着紧密合作关系。

比如3年前风头很劲的杜邦康宽,在上市之初,就曾被全国农技推广中心重点推荐;再如拜耳的稻腾,也享受过同样待遇。巴斯夫则直接聘请当地农业系统农艺师帮助开拓市场,以技术培训为名,直接向农民推销产品。在湛江,一些县市农技站的农艺师,几乎就是巴斯夫的农民培训师。事实上,国外企业办农民培训、搞药效示范田等市场推广活动,都能见到农业部门的身影。

在不少人看来,国外企业那些所谓优秀产品,能有今天的市场地位,并不单纯靠效果,各级植保部门、农技推广中心功不可没。对此,德国拜耳公司华南区果树经理陆元丁(注:其人现在已经离开拜耳)也承认,国外企业与地方植保站、推广中心确实联系密切。特别在2007年后,表现尤为明显:质量和效果更具优势的进口产品越来越受欢迎。常规高毒产品被禁用后,农民需要一个过程去适应,接受高效低毒产品,这时国外企业往往承担起培训的角色。

这种手段很高明。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在中国,特别是在农民心中,政府最具公信力,并且能最大程度调动资源。让政府帮忙做市场推广,事半功倍。只可惜,这其中鲜有国内企业的身影。

进口农药被指享受特殊照顾

这有违市场公平。江西一家知名农药企业负责人向记者抱怨,农业部门运用行政指令,为国外企业管理市场,会对国内企业造成冲击。虽然进口产品质量相对较好,但国产品种有价格优势,应该让农民明白还有更多更好的选择。而目前的现状,却是国内农业系统的农艺师几乎成了国外农药企业的产品销售代表

不少企业人士甚至怀疑,在这种默契的合作过程中,进口产品成为政府特殊照顾的对象。比如曾经的氟虫腈禁用事件。一位企业人士说。

氟虫腈是拜耳公司的重要产品。2007年,甲胺磷等高毒农药被禁用后,它被我国推荐为第一批替代高毒农药目录中的首推产品,被中国农民视为杀虫剂之王,销量跃居国内杀虫剂一哥地位。以仿制见长的不少国内企业,只等专利期满,就立刻推出自己的氟虫腈

2008611日,氟虫腈在中国的专利保护期结束,国内企业的春天马上来临。然而,2009215日,农业部等部委联合发布了第1157号公告:从当年101日起,除卫生用、玉米等部分旱田种子包衣剂外,在中国境内停止销售和使用含氟虫腈成分的农药制剂。

此举几乎引发行业地震。彼时超过10家已建立了原药生产装置的企业、499家已经获得行政许可开展药效试验的企业受到影响,预计1046个氟虫腈制剂品种被叫停。他们仅用于登记和药效试验的费用,总计就达数亿元。

作为甲胺磷等高毒农药的主要替代产品之一,氟虫腈的短命引起业界争议。虽然全国农技推广中心药械处处长邵振润表示,氟虫腈被禁用起码有三大理由:首先,其对蜜蜂及水生生物毒性大。这也是农业院校专家联名禁用氟虫腈的最大原因;其次是防效下降,怀疑是抗性所致;第三,可代替产品康宽上市,加快了氟虫腈的淘汰步伐。

但质疑声一直未消:早在10年前全国农技推广中心就警示氟虫腈会对水生物产生危害,欧盟2004年就禁止该产品,但为何直到2009年其专利期满后才禁用?值得注意的是,氟虫腈被禁用不到一年,拜耳就推出了替代产品稻腾,这里面是否有猫腻?

对此,广西一位农药企业负责人如此解读:这是几个跨国公司利益博弈的结果,国内企业成了牺牲品。氟虫腈专利到期,在市场空间有限的情况下,需要给跨国公司的新产品腾出市场。氟虫腈作为垄断性产品,具有暴利。但专利期过后,国内企业势必大规模上线,这将导致利润直线下降。此时,利用中国的利益代言人将它禁用,给国外其他新产品康宽稻腾等腾出空间,便是完美的结局。

不过,对于上述猜测,邵振润认为那是不存在的事,他说,任何国外农药在中国登记,都必须经过两年三地的严格试验,不存在特殊情况。

国内药企因不培训农民遭弃?

对于业内存在的诸多争议,邵振润认为,植保站的职责是向农民推荐使用优秀农药产品,培训农民。产品不管国内外,都一视同仁。

在培训农民方面,国外企业要做得好些。邵振润介绍,在很多培训会场合,植保站之所以和国外企业一道出现在农民面前,主要是国外企业常搞培训班,有很强的培训农民的责任意识。但国内农药企业在这方面有待加强,他们愿意出钱培训农民的少,凸显责任失位。

对此,广西一家知名农药企业的负责人表示,实际上国内农药企业也做了很多培训工作,只是太零散,不系统;另外,他认为与基层农技中心合作,得不到应有回报,也是国内药企表现不积极的原因。

国内企业不热衷与政府合作,也被认为给了国外企业利用的机会。与农技部门合作,已经演变为国外农药产品在国内推广的新模式。邵振润对此并不否认,国外公司在培训农民的过程中,可能会推介自己的产品,但并非主流,很多时候,我们主张的是公益性培训。他说,反而是国内的优秀农药,比如江苏安邦的吡呀酮等,中心都大力向农民推荐。

一位跨国企业人士认为,国内企业之所以不愿和农业部门合作,主要是信心不足。他们的产品都是仿制产品,没有竞争力。邵振润也表示赞同,各级推广中心与外企合作,推广优秀产品,对国企起到促进作用,让他们意识到压力的同时,努力开发能够与国外抗衡的优秀产品。同时,借此促进联合,淘汰那些不利于环保、不利于农产品安全的小企业、小作坊。